网站首页历史解密王充用三十年的艰苦努力写成《论衡》,对神学迷信进行了激烈的批判

王充用三十年的艰苦努力写成《论衡》,对神学迷信进行了激烈的批判

发布时间: 2021-12-13 05:20:38 作者:admin

  王充,字仲任,东汉时期唯物主义哲学家,与王符、仲长统齐名,三人合称“后汉三贤”。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谶纬神学,流行于我国两汉时期的一种学说。“谶”[chèn],一种神秘的预言,假托神仙圣人预决吉凶,因通常配有图,故又叫图谶;“纬”是相对于“经”而言的。谶纬之学以阴阳五行学说和西汉董仲舒“天人感应论”为依据,流行一时,在东汉被称为内学,并尊为秘经。

  谶纬神学主要是为了神化刘姓皇权,其奉孔子为宗教主,将儒学发展成为儒教,具有完整的宗教神学体系。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进一步使儒教国教化,从而使其成为东汉官方意识形态。

  正当充满迷信色彩的谶纬神学泛滥的时候,在东汉初期,有一人勇敢地冲破了统治阶级的思想禁锢,经过三十年的艰苦努力,写成了《论衡》一书,对神学迷信进行了激烈的批判,他就是东汉杰出的唯物主义思想家——王充。

image.png

  王充(公元27年-约公元97年),字仲任,汉族,东汉会稽上虞(今浙江绍兴上虞)人,出身于“细族孤门”,祖父、父亲在钱塘“以贾販为事”。

  王充自幼聪明好学,青年时期曾到京师洛阳入太学,拜大儒班彪为师。“家贫无书,常游洛阳市肆,阅所卖书,一见辄能诵忆,遂博通众流百家之言。”

  王充一生在政治上很不得志,晚年辞官后,家境相当贫寒,甚至"贫无供养",但是,他仍然勤奋著述,居贫贱而志不倦。

  王充一生撰写了《论衡》、《讥俗节义》、《政务》和《养性》四部著作,其中《论衡》是王充的代表作品,也是我国历史上一部不朽的无神论著作,现存文章有85篇(其中《招致》仅存篇目,实存84篇)。

  王充生活在东汉前期,经历了汉光武、汉明帝、汉章帝、汉和帝四朝。这一时期,因东汉朝廷全盘继承了西汉武帝以来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唯心主义神学体系,从西汉后期兴起的谶纬神学在此时更加泛滥。

image.png

  汉章帝时,在洛阳召开了白虎观会议,讨论五经异同,对谶纬迷信和儒家经书的合流作了全面总结。会后写成的《白虎通义》。儒家学说被打上了神秘主义的色彩,掺进了谶纬学说,使儒学变成了“儒术”。

  王充创作《论衡》一书,就是针对这种儒术和神秘主义的谶纬神学进行严厉地批判。

  首先,《论衡》破除了对天神的迷信。

  汉代的唯心主义神学,鼓吹天是至高无上的神,象人一样具有感情和意志,大肆宣扬君权神授和“天人相与”的天人感应说。

  比如,谶纬神学说什么“天子受命于天”, “承天意以从事”,天神能赏善罚恶;君主的喜怒、操行好坏和政治得失都会感动天神做出相应的报答,而自然界的变异和灾害就是天神对君主的警告和惩罚。

  对此,王充针锋相对地指出:天是自然,而不是神。

  王充说,天和地一样,是客观存在的平正无边的物质实体,它有自己的运行规律,日月星辰也都是自然物质, “系于天,随天四时转行”。天和人不一样,没有口目,没有欲望,没有意识。人和万物都是天地施放出来的“恬淡无欲,无为无事”的“气”自然形成的,并没有什么东西在主宰他们。

  王充否定君权神授。他说:“人,物也,虽贵为王侯,终不异于物。”指出帝王也是人生的,不是什么天神用“奇吉之物”产生的后代。

  王充还辛辣地讽刺汉高祖刘邦是其母与龙交配而生出来的龙子的传说。他根据“子性类父”的常识指出,如果刘邦是龙子,传说龙能腾云驾雾,难道刘邦也能腾云驾雾吗?

  对于汉代唯心主义神学宣扬的天人感应说,王充也用了大量篇幅一一进行驳斥。

  他以雷"犯杀人”为例,指出雷“妄击不罚过”。雷不过是一种火,也是一种自然现象,是阴阳二气相激而形成的。人被雷劈死,完全是一种自然界的偶然现象,并非天神发怒,有意惩罚有过失的人。

  王充又从反面论证,如果天能赏善罚恶,为什么谋财害命、鱼肉百姓的人没有受到惩罚,为什么"恶人之命不短,善人之年不长?”由此可见,天不能赏善罚恶,至诚感天也是妄说。

image.png

  至于出现某些灾异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因为自然界的变化是有一定的规律的,“水旱之至,自有期节”,“四十二月日一食,五月六月月亦一食,食有常数。”

  王充不仅指出自然灾异和君主、官吏的政绩得失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而且指出即使二者同时发生,也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根本不是什么天神的“警告”。

  其次,破除对鬼神及其禁忌的迷信。

  在王充生活的时代,各种鬼神迷信泛滥。王充在《论衡》中对各种鬼神迷信及其禁忌,尤其是对“人死为鬼”的谬论进行了深刻的批判。

  王充指出:“人死血脉竭,竭而精气灭,灭而形体朽,朽而成灰土,何用为鬼?”,“人之死,犹火之灭也,火灭而耀不照,人死而知不惠”, “死人不为鬼,无知,不能害人。”

  王充还风趣地说,从古到今,死者亿万,大大超过了现在活着的人,如果人死为鬼,那么,道路之上岂不一步一鬼吗?

  王充认为人是由阴阳二气构成的,“阴气主为骨肉,阳气主为精神”, “精神本以血气为主,血气常附形体”,二者不可分离。

  王充精辟地指出:“天下无独燃之火,世间安得有无体独知之精!”也就是说,精神是不能离开人的形体而独立存在的,世间根本不存在死人的灵魂。至于说有人声称见到了鬼,其实是人的恐惧心理造成的。所见的“鬼”,只不过是一种幻觉。

  人们对鬼神的祭祀,有的是为了报答先人的功德,借以勉励后人。有的是对自然灾害无能为力,不得不乞灵于鬼神相助,以获半收。但是,所有被祭祀的对象都是无知的,实际上并不能给人带来什么祸福。

  第三,否定圣人“神而先知”,“圣贤所言皆无非”。

  为了适应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统治需要,汉代的唯心主义神学极力推崇古代的所谓圣人,说圣人是天神生的,“能知天地鬼神”、“人事成败”和“古往今来”。

  王充作为儒学知识份子,虽然也承认孔子是圣人,并且也不反对孔子所提倡的封建伦理道德。但是,王充批判了那些说圣人“前知千岁,后知万世。有独见之明,独听之聪。事来则名,不学自知,不问自晓”的唯心主义先验论。

  王充认为圣人只不过是比一般人聪明一些,而聪明又是来自于刻苦的学习。

image.png

  “不学自知,不问自晓”的人是根本不存在的。圣人要认识事物,也必须靠感官与外界事物接触,也要靠实际经验。

  王充把人们的实际经验作为检验事物真伪的标准。他还指出,人们要得到正确的认识,除了依靠感性经验外,还必须开动脑筋,通过比较和鉴别,才能去伪存真。

  王充敢于冲破唯心主义神学的精神枷锁,在《论衡》中专门写了《问孔篇》和《刺孟篇》,对孔孟的“圣言”中自相矛盾的地方逐条提出了质问和驳斥。

  王充还批判了厚古薄今的历史观,指出“周不如汉”, “汉国在百代之上”是狭隘的历史观。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王充不信天神,不信鬼神,不做圣人之言的奴隶,敢于向孔孟的权威发出挑战,敢于用唯物主义无神论思想批判汉代占统治地位的唯心主义神学,这在历史上是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

  但又因《论衡》一书“诋訾[zǐ]孔子”,“厚辱其先”,反叛于汉代的儒家正统思想,故遭到当时以及后来的历代封建统治阶级的冷遇、攻击和禁锢,将它视之为“疾虚妄古之实论,讥世俗汉之异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