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历史解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

发布时间: 2021-11-30 12:00:15 作者:admin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龚自珍

爱国诗人龚自珍的那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在我国家喻户晓,人人能诵,可是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作为龚自珍长子的龚橙,虽一生颇负才华,却恃才傲物、命途偃蹇,后来被迫在洋人手下做事糊口,最后还直接参与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行动,据说还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直接被扣上了民族汉奸、历史罪人的恶名。若龚自珍地下有知,怕是要连棺材盖子都要气得掀翻了。

说起出身名门的龚橙,他的出生便带有奇幻神秘色彩。

话说在当时的上海道署衙门所在地,有一个三塔寺,据说这三塔寺下镇着一条孽龙。

龚自珍夫妇中年无子,龚夫人有一天前往这三塔寺求子,不想刚进寺门,便恍惚看到一条大龙向她昂然扑来,吓得她寺也不进,子也不求了,惊慌失措、心神不定的赶紧回了家。

说也奇怪,这龚夫人回来后不久就怀了孕,足月后顺利诞下一子。这个高度疑似孽龙转世的男孩,就是龚橙。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这龚橙从小便天资聪慧,家里藏书多,生性又爱读书的他因此博览群书。

龚自珍在京城任职礼部主事等职时,小小年纪的龚橙,随父在京城一住就是13年。

这13年里,他在北京城度过了人生中最为快乐恣意的少年和青年时期。除了饱读诗书,他的业余生活也是丰富多彩。

仗着老子当大官又有钱,他最喜欢和京城中的那一群少数民族哥们儿一起混,每天和他们骑马射箭喝酒吹牛,玩得那叫一个嗨。

因为日日与胡儿们称兄道弟,所以他很快便精通满洲、蒙古、唐古忒等多种少数民族文字,尤其让人刮目相看的是,他还精通英语。

面对这样一个杂学旁收的宝贝儿子,身为父亲的龚自珍,内心的喜悦激动、洋洋自得溢于言表,他直接写诗赞美儿子道:

家有凌云百尺条,风烟陪护渐岧嶤。

生儿只识秦碑字,脆弱芝兰笑六朝。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出身名门、满腹才学、自视甚高的龚大少爷,却在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科举考试中落榜了。

本以为功名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唾手可的龚橙,从此后再也没有参加这样的考试了。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科考落败后的龚橙,依然成日邀一帮狐朋狗友,挥金如土,坐吃山空。可是,此时的龚橙却不知道,人生的挫败与打击才刚刚开始。

1841年9月,49岁的龚自珍暴毙于江苏丹阳后,一向过惯了衣食无忧富足生活的龚橙,在将父亲留下的家产挥霍一空后,不得不放下身段与架子,外出谋生。

从1851年开始,龚橙开始跟着时任高邮知州的魏源后面混。三年后魏源离职,他又跑到曾国藩的行营,因为不受重用,勉强混了一年,就离开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龚橙基本上都处于无业游民的状态。家庭日常开销,全靠典当东西:

中年颇不得志,家居穷甚,恒至典及琴书。(王韬)

穷居上海期间,龚橙结识了买办曾寄圃,这人见龚橙会说一口纯正地道流利的英语,于是将他介绍给了英国人威妥玛。

从此后,龚橙就正式开启了他后半生替洋人做事的生涯。

据说洋人对龚橙很是大方,也给足了他面子。他的薪资是“月致万金”,外出办事也是排场十足,“辄饬捕者护卫之。”此外,洋人上上下下都尊称他为“龚先生”。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其实这个英国人威妥玛,与中国渊源很深。他当时是英国外交官,还是著名汉学家,曾在中国生活四十余年。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发明,就是用罗马字母为汉字注音,即威妥玛拼音。不过,我国自1958年开始用汉语拼音取代了威妥玛拼音,这个英国人也就很少有人提起了。

回头再说龚橙。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定律当然适用于龚橙。自从拿着高薪在威妥玛手下做事,有钱又有闲的龚橙,将他好色的男人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家中老妻,飞黄腾达后的龚橙,与她“十数年不相见”。在上海,他很快纳一美妾,传说是沪上名妓,美貌异常,尤其一双小脚,分外惹人怜爱。

这龚橙,从此日日声色犬马,醉梦歌楼上。恍惚间,早年间年轻荒唐的日子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啃老本,坐吃山空,而是傍上了威妥玛这个洋财神爷。

龚橙有一胞弟,名唤龚念匏,有一次来上海看他,这个十数年不见糟糠之妻的兄长,对待上门看望他的亲弟弟,同样是冷漠如路人。

龚橙曾自我评价说,他目无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只是贪恋小妾美貌不能舍,五伦去了四伦半,所以他晚年便自号龚半伦。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在威妥玛手下当幕僚兼翻译没几年,龚橙就赶上了后来给他留下千古骂名的重大历史事件。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被洋人尊称为龚先生的龚橙,在英国特使额尔金等人的热烈邀请下,于这年6月末,和他们一道从上海出发,同坐战船,北上京津。

这还不够,后来英法联军攻陷北京城,咸丰帝逃往热河,10月6日,英法军队攻入圆明园,龚橙单骑先入打头阵,满载而归。

庚申之役,英以师船入都,焚圆明园,半伦实同往,单骑先入,取金玉重器以归,坐是益为人诟病。(《新世说·任诞第二十三》)

和英法联军一道焚掠圆明园之后,龚橙赚了个盆满钵满。眼看着这一件件来自清廷内宫的宝贝,都被他一一收入囊中,真正实现了财富自由的龚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辞去在威妥玛处月薪过万的洋差事,第二件事是再次出手阔绰的又买来一个绝色女子,然后靠着出售文物字画、金玉重器所得钱财,龚橙再次过上了穷奢极欲、纸醉金迷的生活。

这般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荒唐生活,龚橙持续了近十年,在他的生命迈过50岁这道坎之后,早年因为生活放荡落下的各种病根,一个个都如雨后毒蘑菇般茁壮成长起来。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在生命里最后的两年,史载龚橙“发狂疾”,也就是出现精神失常、发疯发狂之类精神分裂的症状,甚而至于到了“自啖其矢”的程度,实在是让人恶心至极。

经过两年的病痛折磨,53岁的龚橙,最后在“遍体肉落”之后,只剩一把枯骨,最后才痛苦死去。

因为万贯钱财都被他生前统统挥霍光了,儿子在他生前,为着反对他一个接一个纳妾,也早已被他赶出了家门,父子数年不同音信,所以龚橙死后,只有二三故友卖掉了他的藏书,才勉强替他完成了一个寒伧无比的葬礼。

人说人死万事休,可是对于龚橙来说,却并非如此。在他死后三十余年,出了一部非常有名的小说,叫《孽海花》。

在这部小说里,作者直接写龚橙带领英国军队闯入圆明园,自己还抢先一步掠取大量珍宝重器。在一番大肆劫掠后,英法联军将圆明园付之一炬。

自《孽海花》之后,野史笔记小说如《清朝野史大观》、《圆明园残毁考》、《南亭笔记》等,纷纷记载龚橙给英法联军带路,焚掠圆明园事。

龚自珍之子龚橙,真的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带路人吗?

 

自此之后,龚橙由原先的参与者,摇身一变成了带路者,更加臭名昭著,人人痛骂。虽然于龚橙而言,属实有点冤枉,但也是他咎由自取。

他一生放荡不羁、挥霍无度、风流成性,又行为怪异,言语更是惊世骇俗,虽有满腹才学,这诸多缺点污点,其实更为戳眼,因此自小说家言之后,圆明园事被人以讹传讹,最后龚橙在民间留下千古骂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遥想当年龚自珍夫妇在三塔寺求子,以及孽龙转世托生的迷信说法,再看看龚橙这一世虽满腹才学,却不近人情、风流成性、挥霍享乐无度,说他是一条孽龙,还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