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代济南版“一九四二”:三百万人被饿死

  近日,电影《一九四二》上映。这部史诗性大片,让很多人知道并重新了解、理解了在那个时代所发生的那场天灾人祸,令人回味,逼人反思。

  走出影院的观众,记忆最为深刻的可能就是影片中的大灾荒景象。1942年开始,“水旱蝗汤”四灾接踵而来,河南地处抗日前线,灾荒中300万人饿死,300万人沿着陇海线向大后方转移。当时的国民政府出于种种考虑,对大灾置若罔闻。

  其实,在1927年到1930年,山东也连续发生过极为严重的灾荒,其严重程度是山东历史上罕见的。据当时的国际赈济机构华洋义赈会调查,除胶东各县灾情较轻外,西部受灾的有56个县,占全省面积的60%;灾民2086万,占全省人口50%强。旱、蝗、雹轮番施虐,收成达到五成的只有1个县;二成以下的高达39个县,占受灾县的70%;其中几近绝产的有27个县。1928年4月,华洋义赈会致电纽约分会告急,称山东最困苦的灾民达4万以上,炊断粮绝的饥民有300万人,估计在青黄不接期间,将有200万至300万人饿死。

  天灾人祸,使当时的山东农村经济迅速衰退,破产农民剧增。他们为了生存,抛弃田宅,背井离乡,涌入各大城市和矿区。

  记者查阅了《山东近代灾荒史》(王林主编,齐鲁书社)等书籍和资料,发现那场大灾荒确实让人触目惊心。《山东近代灾荒史》记载:

  进入1927年后,山东的天灾异常加重,其表现有:一是诸灾并起,水旱蝗接踵而至;二是持续时间长,自1927年起,迄1930年止,无一年不是重灾;三是灾情严重,有人估计,到1928年4月,山东最困苦之灾民,总计逾千万以上,约占全省人数四分之一,非赈济不能活者有二三百万之众。

  至于本年度(1927年,记者注)山东受灾县数和灾民总数,未有准确的统计。据华洋义赈会的一份报告称:“灾区广及56县,占地244434方里,有大小村庄32879所,户口9238234人,实当山东全省之半。据调查所及,3万余村庄之收成,大多数不满一成,较佳者二、三、四成不等,达五成者仅一县,各县平均仍不足二成。”又北京赈济会称:“鲁省107县,有35县收成不足百分之十,另有30县收成自百分之十至四十不等。”济南慈悲社致中国济生会函则称:“鲁省历经水旱兵蝗各灾,致颗粒不收者57县。”1927年11月18日的《晨报》统计,山东灾区六十县,灾民九百万,并开列山东各县灾情表。”

  据有关资料统计,1927年,山东省内74县受灾,其中旱灾54县。受灾面积24万平方里,占全省十分之六;灾民达2086万人,占全省总人口二分之一以上。流移东北人口约84万人。

  到了1928年,山东的灾情依然十分严重。当时的华洋义赈会称:“本年蝗旱为灾,禾稼歉收,战事频仍,民鲜盖藏,山东各县泰半罹灾”,“鲁西夏津、东昌、冠县一带,鲁南曲阜一带,皆为灾祲綦重之区”,胶东一带,亦“亢旱不雨,田禾枯萎”。据该会对48县调查,曹县颗粒无收,收成仅一二成者14县,三成者8县,四成左右者2县,五成以上者仅4县(另有19县收成不详)。灾民数目占全县户口三分之一以上者27县,其中曲阜高达73%,冠县占54%,泗水占52%。

  据当时出版的《各省灾情概况》中关于1928年山东灾情的记载称,“山东全年被灾者已达83县,灾民总数约在500万人”。

  1927年开始的这次大灾荒中,大量的山东各地灾民背井离乡逃荒到济南、青岛等大城市以寻求活路。当时山东齐鲁大学的牧师曾拍摄了一批1927年、1928年间逃荒到济南齐鲁大学附近的难民生活的照片,现在收藏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这些照片以前还没有在国内公开发表过,所以对于再现、研究那段历史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也凸显出这些照片的珍贵程度。

  今天,我们再看这些照片,其中白发苍苍的老人、瘦弱的儿童、等待领取救济的灾民、成片的简陋窝棚……这些80多年前的珍贵旧影,比电影《一九四二》更加直观地还原了历史原貌,让今天的人依然能充分感受到那份苍凉、悲苦、凄惨,也更让人体味到今天生活的安定与幸福。而这些珍贵老照片的再次现世,也让人对于老照片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有了新的认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