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司马相如到底是个怎样的奇人?

  历史上的司马相如到底是个怎样的奇人?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家喻户晓,但真正奠定司马相如历史地位的,不是他的风流韵事,而是他惊世的辞赋作品和开辟西南夷的功绩。

  司马相如,字长卿,《史记》和《汉书》都记载说他是蜀郡成都人。司马相如年少时喜欢读书,还学了剑术,家里人因此给他起名叫“犬子”。后来,司马相如因为仰慕战国时名相蔺相如的为人(大概也有不喜欢“犬子”这个名字的原因),自己改名为相如。

image.png

  汉景帝时,而立之年的司马相如来到首都长安,任武骑常侍,工作职责就是陪着天子打猎,有点类似于贴身保镖。他虽然学过剑术,但并不喜欢这项武职,明明有一身文才,可汉景帝偏偏不喜欢辞赋。

  于是司马相如前去投靠了汉景帝的弟弟梁孝王。他在梁国写下了《子虚赋》,可惜好景不长,梁孝王没几年就死了。司马相如只好回到成都,去投靠朋友,当时的临邛(今四川邛崃)县令王吉。

  因为王吉的关系,当地富豪卓王孙设宴邀请了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口吃,不多言,于是和王吉在宴席上假意相敬,弹了一曲《凤求凰》,却是在暗中撩拨新寡在家的卓文君。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情投意合,两人竟然半夜里一起私奔了!回到成都之后,司马相如家徒四壁,只好又跟着卓文君回到临邛,开了间酒馆过日子。卓王孙气得半死,但是又不得不顾及家声颜面,只好分了钱财和僮仆给卓文君,让他们过上了体面的日子。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司马相如在历史上可能也就是个骗财骗色的“伪君子”。但后来司马相如与文君琴瑟和谐,并在文君陪伴之下写下了影响更为深远的著作,成就了不凡功业,不能不说这是一段圆满的姻缘。公元前141年,汉景帝去世,喜欢诗赋的汉武帝即位,一天,汉武帝偶然间读到《子虚赋》,十分喜欢,他以为作者已经不在人世,仰声长叹说:“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

  主管皇帝猎犬的人杨得意是蜀人,得知情况后欣喜地上报汉武帝说,这人还活着,于是汉武帝赶紧召见了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应召入宫,对汉武帝说,《子虚赋》写的是诸侯之事,没啥了不起的,不如我来为圣上写一篇天子游猎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上林赋》,汉武帝不仅见到了自己仰慕的作品的作者,还被他量身定做了一篇更为气势磅礴的大作,不禁龙颜大悦,立即封司马相如为郎官。

image.png

  公元前130年,汉武帝为进一步加强中央对西南地区的控制,以唐蒙为中郎将,修造当时称为西南夷道的南路。由于条件艰苦,逃亡者甚众,唐蒙于是启用军法,杀了一些当地部族的首领,引起民众的惊恐和不满。司马相如本是成都人,熟知西南地区民情,于是受汉武帝委派,以中郎将的身份去督责唐蒙,抚慰巴蜀父老。

  司马相如到蜀郡后,作《谕巴蜀檄》,对巴蜀之人晓以大义,喻以利害;又通过与中原人士的比较,批评了巴蜀父老偏狭的不良心态。司马相如此文效果明显,事端很快得到了平息。

  司马相如回朝复命时,唐蒙打算继续修筑西南夷道的西路,一些蜀中人士和朝中当权者又起来反对。司马相如力排众议,称打通西夷道,重新设置郡县,意义超过通南夷道。汉武帝于是拜司马相如为中郎将,驷马高车,持节使蜀,太守郊迎于道,县令背负弓矢开路,十分风光。卓王孙也因此懊悔不已,于是分给卓文君大量财物,跟自己的独子同等待遇。

  司马相如平定了西南夷。邛、笮、冉、駹、斯榆等部族的首领都自愿称臣。于是拆除了旧时的关隘,使汉朝的领土进一步扩大,西界达到了沫水(大渡河)和若水(雅垄江),南边到达了牂柯,以此为界,并打通了灵关道,在孙水(安宁河)修建了桥梁,通往邛都。汉武帝对此事非常满意。

  司马相如此次出使,反对声音很大,特别是蜀中父老多认为通“西南夷”没有多大的用处和意义,完全是劳民伤财。于是,司马相如又作了一篇《难蜀父老》,认为世上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因此通“西南夷”虽然于百姓有劳,但却是天子德化四方、安定天下的大事。其实,司马相如写这篇文章,也有借蜀郡父老之言,讽谏皇上的意思。

  司马相如对促进中国的统一和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至今,成都北门仍有驷马桥,就是纪念司马相如对开发西南所作贡献而命名。

  司马相如回京之后,有人上书告发他在出使西南夷时受贿,因此汉武帝罢了他的官。不过一年之后,他又官复原职。司马相如虽然官职不低,也颇受汉武帝赏识,但他并不因此去攀附权贵,而且尽到了臣子的本分,多次上书劝谏汉武帝。有一次,他跟随汉武帝去打猎,见汉武帝亲自追逐搏击熊和野猪,于是写了《上书谏猎》,劝汉武帝不要沉迷于游猎的快乐而忽视了其中的危险。回来路过宜春宫时,又献《哀二世赋》,以此警示汉武帝。

  司马相如后来任孝文园令,为汉文帝守墓。这时汉武帝特别喜欢仙道,希望能得长生,司马相如又作《大人赋》讽谏。但因为司马相如把游仙境界写得太美,汉武帝读后竟然“飘飘有陵云气游天地之间意”。

  《史记》记载,司马相如有消渴症(即糖尿病),《黄帝内经》就记载有消渴症,但具体到患者,司马相如可谓是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司马相如后来因病辞官,家居茂陵。汉武帝听说司马相如病得厉害,怕他死后家中书稿散失,就派人赶紧去取他写的文章。使者到的时候司马相如已经去世,卓文君说,家里面并没有留下别的文章,只有一卷《封禅书》,是司马相如死前写的,告诉她如果有使者前来求书,就把这卷《封禅书》给使者。汉武帝得知此事,惊讶不已。

  所谓封禅,是以帝王功德告祭天地的盛大典礼。以汉武帝的雄才大略和当时中国的繁盛气象,的确当得起封禅之事。司马相如死后数年,汉武帝果然举行了封禅大典。

  一代文宗离世,留下许多传说。 《西京杂记》卷三说,司马相如欲娶茂陵女子为妾,卓文君作《白头吟》以示决绝,司马相如终于消除此念。
《西京杂记》又说,司马相如因沉湎于文君美色,病情益重,乃作《美人赋》以自制。萧统《文选·长门赋序》还说,陈皇后因妒忌被逐入长门宫,乃送黄金百斤与司马相如,请为《长门赋》,因其文辞委婉,汉武帝读后大为感动,陈皇后竟因此重得宠信。据专家考证,上述故事均系传说,其作亦为后人伪托,但由此可见司马相如在历史上的影响力。

  司马相如是汉大赋的奠基者,也是百科全书式的文武兼备的通才。汉代文学史上有“两司马”之说,就是指司马相如和司马迁。虽然自古“文人相轻”,但司马迁对于司马相如的文章十分推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