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古代文化缅甸政变毛毛雨,他们来这一手才可怕!

缅甸政变毛毛雨,他们来这一手才可怕!

发布时间: 2021-10-27 14:08:31 作者:admin

前天起,果然有人要我写缅甸。
我其实很不喜欢追踪这种热点的,因为没营养,还容易被各种细节圈进去。
更何况这事也不突然,已经有段时间了,只是外界没怎么关注。在采取行动前,缅甸军方其实已经放了好几天的话。但昂山素季不为所动,坚持要按照原定计划,在昨天上午进行新一届国会开议,结果军方按捺不住,凌晨就搞动作了。
也就媒体弄得好像很突然一样,纯粹是赚点流量的把戏。
另外呢,缅甸其实是个很难写的地方。
十多年前,大约2009年的时候,我就“掉坑”过。从1948年1月缅甸独立开始写起,花了三个月,写了十多万字,才写到克伦族围攻仰光,1949年3月兵败城下。掐指一算后才发现后面更复杂,如果按这种进度写下去,70年的缅甸史起码得写上20年,所以果断弃坑。否则的话,现在最多才写到2000年,离今天还有21年。
1
缅甸为什么难写呢?因为这地方太魔幻和光怪陆离了。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们对东南亚绝大部分的印象,其实来自缅甸。像金三角、毒枭、军阀、战争、杀戮、野人山什么的,都在缅甸。当然,泰国也有一部分,比如说人妖。
东南亚如果没有缅甸,在我们眼里会变得正常很多。
昂山素季的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就是个很魔幻的人,讲他人生的一段经历好了:昂山将军本来是个学法律的大学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说他偶然去大学图书馆,看到了一本介绍共产主义的书,觉得不错,就决定成立缅甸共产党。
党成立了以后,也就搞了几次不怎么像样的活动。昂山将军显然不满意啊,又是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脑顶上灵光乍现,恍然大悟,觉得自己为什么事情不有声有色,是因为没有联系中国这个传统强国啊。另外,中国既然是传统强国,想必一定有共产党。
于是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1940年时跑到中国来了。你没看错,就是1940年,当时中国正在抗日战争中,是最艰苦的时候,我党呢,也还没怎么发展起来,能自保就已经很不错了,别说援助缅甸,帮缅甸人赶走英国人之类的事。
那么昂山将军到了中国哪个地方呢?是厦门,当时还在日本人占领下。他显然连这一点都没意识到,一下船,就没头苍蝇一样,见人到处问我党在哪里。战争时期,他又是外国人,还这么咋咋呼呼,能不被日本人盯上吗?于是就真的盯上了,当缅甸人那种毛毛糙糙、做事糊里糊涂,随时会改变主意的魔幻性格救了他。
这个日本特务头子随口吹了吹牛,讲了讲日本有多厉害,结果,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牢笼、被严刑拷打这样的故事一点都没发生,昂山将军瞬间改变了主意,决定去日本,和日本军方合作。
当时中国和日本在进行殊死搏斗,共产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也是完全对立的两种思想,但昂山将军做决定,居然就这么轻易。当然他之后运气好,赶上了那种猪都会飞上天的风口,而不是遇上买卖苦力的人贩子,后来成了缅甸国父,否则的话,就是活脱脱的日本版的黑窑受害者。
缅甸普通人呢?也是这么粗枝大叶,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
我有个朋友,就在缅甸混过,遇到过这么一件事:有次他在缅甸古都曼德勒的小巷子里,不小心踩了一个少年的脚,踩得有点重,那少年脸上神情很痛苦,却一副胆怯、逆来顺受的姿势。
中国人么,总有点自省精神,就说了句“对不起”。没想到人家听得懂中文,那少年突然间精神一振,一把拖住他,大吵大闹,看热闹的人很快围了上来,但神情是怯怯的。
中国人么,遇到这种事情,总有点慌,还本能地总想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就慌慌张张掏了张一百块的人民币出来。他钱刚一掏出来,就感觉到周围人的眼睛都亮了,发出那种像狼一样绿油油的光。
等他意识到“财不外露”时,已经晚了,围观的人潮水一样,突然涌了上来,零点几秒钟的混乱后,他后脑勺受了重重一击,晕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全身上下,不要说手机、钱包什么的,连上衣和裤子都被人扒了,只剩一条内裤。
这个国家人民的行为模式,就是这么没可预测性,从小绵羊到大灰狼的切换,只要几秒钟时间。
所以缅甸军方的行为,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倒是对他们能耐得住性子,忍执政党这么长时间,觉得挺不容易的。
2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和这件事有关的事,说起来真是笑话一大箩筐,魔幻得你都不敢相信。
先从这个军政府怎么来的说起。
1948年缅甸从英国独立之后没几个月,各民族之间就开始了狂斗,一直没消停,仗有的时候是疾风骤雨,有的时候是绵绵细雨,中间还穿插着国民党残军、金三角毒枭之类的故事。缅族人又是这么个稀稀落落、粗枝大叶的性格,既没有什么长远规划,更谈不上什么战略,反正走到那步算那步,结果仗打了70多年,到现在为止还没任何结束的迹象。
因为老是在打仗,所以一直是军政府掌权。
本来么也没事。
偏偏在三十年前,西方搞了点事:当时冷战快结束了,美国开始在全世界推行民主,也就是颜色革命的原始版,缅甸于是也随之起了点波澜。军政府有着那种缅甸人所有的粗枝大叶性格,也没怎么去想后果,就对人开枪了。
这一开枪,结果惹出了一个人。
谁呢?昂山素季。
前面说过,昂山素季是昂山将军的女儿。但她对她爸爸,应该没什么印象,因为她两岁的时候,昂山将军就被杀了。缅甸人到底不亏是缅甸人,连昂山将军被杀的过程,以及后来怎么“破案”的,也能看出缅甸人那种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左右乱横跳的性格。不多说了,自己去网上找吧。
昂山素季其实和政治没什么关系,她本来在英国读书,还和英国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她妈妈中风病危了,就回国照顾她妈妈。正巧这段时间,缅甸军政府镇压了游行示威,于是一大波人跑去见她,要她出来领个头。
她一出山,缅甸军方遇上大麻烦了。
昂山素季没在缅甸这种左右横跳,做事没个准数的地方长大,自然也不受这种环境的影响,做事有板有眼。用术语来说,这是“降维打击”。
如果认真关注昂山素季这几十年的事,就会发现,只要她出手,军方就算再强,也基本没辙,只能来横的,而一搞横的,基本等于给她送支持率,雪球反而会滚得更大。
比如说,在1988年,她先和那群来投靠的人搞了个百万人大集会,在两百万只眼睛的注视下,宣布从政。军方什么都没准备,见规模这么大,顿时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比如说,她随后又弄了个党,还拉了一批军方人士。军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了1990年,昂山素季领着这个党参加了1990年缅甸议会选举,总共492个议席,被她赢了392席,占83%,都要执政了,军方这才恍然大悟,只能来横的:宣布废除选举结果,把昂山素季给软禁起来。
西方当然不会放过,于是缅甸迎来了西方二十年的制裁。
缅甸军方吃不消制裁了,又只得放她出来。她出来后,又继续把军方吃得死死的。
缅甸经济相当依赖中国,军方以为觉得亲西方的昂山素季上台后,会投入西方怀抱,中国至少会对她充满疑虑,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哪知道昂山素季老练得很,上台后奉行务实外交,虽然在中国经贸问题上争取更多利益,但完全不排斥与中国合作,甚至在台湾地区、香港地区等敏感领域上保持对中国尊重。
中国推出“一带一路”,缅甸政府立即成立“一带一路”指导委员会,昂山素季自己出任这个委员会的主任。全世界,除了缅甸,没有一个国家会为中国的这个倡议而设立这么一个指导委员会。
自从2015年以后,军方在议会中就很吃瘪了:军系议员人数不到三分之一,议案基本通不过,也挡不住执政党。到了今年,缅甸大选,虽说有疫情、经济困难,执政党又是大胜,眼看就要冰雪消融,自己的实力不再存在,万般无奈下,只能再来一次横的。
这件事的结果会怎么样,很难预测。
前面已经说过,缅甸人就是这么个左右横跳,随时会变,没个可预测性的民族性格。说不定人家一看压力太大,军方明天就屈服了,这都有可能。
3
 
那么,这件事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呢?
会不会像有些人想的那样,如果缅甸军方顶不住压力,或者和美国什么的做成一家,来对付我们呢?这种说法纯属想当然,对缅甸的情况,对缅族的民族性格不了解。
他们说的那种场景,其实只适合像日本、韩国、越南这类和中国同一文化圈的国家,因为人家有儒家文化的底子,明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道理,也和中国一样,都是雄心勃勃,有智慧也有实力,来会玩这种刀口舔血的强者游戏。
这种游戏缅甸人玩不来,他们会玩另一种游戏。
什么游戏呢?
先从缅甸这个国家是什么一个国家说起。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说起中国和缅甸的关系,会有个专用的名词,不是一厢情愿,两边都会用:“胞波情谊”。
“胞波”是缅语“同胞”的意思。这也说明这个词是缅甸人提出来,我们当初其实对它的内涵并不是很了解,反正本着中国人向来以礼待人的习惯,主人怎么说,又没什么恶意,就这么接受了。
但对缅甸人来说,这个词的意义其实不寻常。
缅甸这个国家,光列入统计的民族就有134个之多。这里面大部分的民族都发源于中国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处,古代被我们统一称为“羌”或“氐”。在数千年间,这些小民族一步步往前迁徙,顺着横断山脉,或者进入了东南亚,甚至进入印度东北部,跑到那里打下了一小片天下。
还有呢,这些小民族什么泰国人、柬埔寨人不同,他们和和我们很有渊源:他们的语言中,很多词和我们汉语是同源词。记得几年前,有个在印度东北部的曼尼普尔邦的梅泰人,碰到聊天时,给我列过一些,大概有三四百个,感觉确实和我们很像,比如说像“水”“火”,还有“姐姐”,发音都差不多。
原因也很简单:中国人和他们都属于同一个语系——汉藏语系。顺便说一下,其实藏语和汉语同源词也很多,不少词也发音相似。
还有一点也特别有意思:虽然分属不同的国家,这些小民族都有关于中国的故事,而且都差不多。大致就是:他们的祖先多么多么牛逼,让中国的国王(他们不知道中国的君主叫皇帝)也吃过瘪。结果也差不多:中国国王吃过瘪后,对这个民族大为赞赏,然后嫁了个公主过去,向他们求和。
有次,有个来自印度东北部的那加人(也属于汉藏语系),就问过我,他们那加人的历史上有个英雄很厉害,称号是“中国的征服者”,中国国王亲自率领的大军曾好几次败在他的手上,知不知道中国历史书上是怎么记载他们这位祖先英雄的?我跟他说,没记载。他想了想,说可能中国国王觉得吃了败仗,觉得丢脸,就没记录下来吧。
其实这种小民族么,以中国的实力,哪里需要什么皇帝亲率大军?只怕伸出个小手指头,就把他们这些小部落碾得粉碎了。只不过一看他这么自信,二觉得这说来话长,我也没好意思打他的脸,就这么含含糊糊过去了。
缅甸的主体民族是缅族,他们也是汉藏语系的。
如果把汉藏语系各民族排排座,会发现之前没什么存在感的缅族相当了不起:它是汉藏语系各民族中的第二大民族!
当然,要是用汉藏语系各民族所占的人口比例来看,缅族就毫无存在感了。汉藏语系分成两大语族,一个语族是汉语族,再分各种方言,像粤语、客家话、吴语啦什么的,使用人口是海内外的汉族,总数差不多14亿多一点,占了汉藏语系总人口的96%还多一点点;另一个语族叫藏缅语族,大约有两百多种语言,有的语言使用人口甚至不满一千,其中人口最多的缅族,大约4000万人口,剩下的,统统加起来,大约有1200万。所以藏缅语族民族虽多,人口却只有不到汉藏语系总人口的4%。
在整个全世界,主体民族同属于汉藏语系的国家,也就中国和缅甸,最多算上新加坡。这就是为什么缅甸人要称中国人“胞波”的原因。
缅甸有本类似中国四大名著这种地位的书,名字叫《琉璃宫史》,也有汉译本,一开头就讲了中国和缅甸的这种同胞间的“特殊关系”:在远古帝释时代,有位名叫龙桑蒂的龙公主,为看守四位佛祖的金杯而在海岛遨游时,与太阳神的后裔邂逅相爱。龙公主生下三个龙蛋,一个龙蛋从河里漂到中国,脱壳而出变成一位美丽的少女,成为中国的皇后;一个龙蛋诞生时触地破裂变成宝石,因此,缅甸就成为宝石之国;第三个龙蛋沿着伊洛瓦底江漂到缅甸良宇,被一位骠族大叔打水时取回家中,孵出一男孩。这个男孩长大后智慧超群,力大无比,又是一位神箭手,他就是缅甸古蒲甘王朝的始祖,历史上著名的骠苴低国王。相传缅王骠苴低曾对中国古代王朝的大将说,中国皇后和他都是帝释太阳神之子,皇后所生王子就是他的外甥。所以两国老百姓是亲戚,是“乌底巴”(有“同母所生”的意思)。
当然这本书主体内容还是那种藏缅语族小民族的传统故事套路:缅族的国王多么牛逼,让中国国王吃过瘪,然后中国国王吃了败仗后,嫁了个公主去缅甸,向他们求和。
只不过缅族毕竟人数比较多,文化程度比较高,所以牛逼也吹得更大一点,比如说书里讲中缅大战时,就严肃地记载了“中国派骑兵600万,步兵2000万,进攻缅甸”之类连我们中国人也闻所未闻的宏大场面。
有空可以看看,挺搞的,挺有意思的。
之所以讲这么多,是为了告诉大家:缅甸那地方的人,是什么一种心理状况。
这种地方,一是民族花样繁多,二是他们的想法光怪陆离,三是在传统上他们对中国内心是很敬畏的,要不然也不会编出那么多一模一样的故事,吹嘘什么打败过中国,就像一个人走夜路明明怕鬼,却偏要一边走一边浑身颤抖着喊不怕鬼一样。
像缅甸这种国家,从青海、四川西部和甘肃交界处,差不多上千年时间,一直笼罩在中国巨大的阴影下,可以说,中国的可畏是刻进他们的基因里去的。这也就是哪怕在中国最弱、最痛苦的时候,昂山将军想找个外界的帮手,还是本能地想到中国的原因。
虽说在东南亚打下了自己一大块天地,缅甸人说起中国,其实心理阴影还是超级地大,全社会、全民族的整体意识中,他们绝对没日本、韩国、越南那种胆子。 
4
但这种藏缅语族的小民族,有另一种本事:狐假虎威。
他们是狐,被他们借来吓唬人的老虎呢,就是中国。
这些小民族,我们连知道都不知道的,怎么来借我们的力量来吓唬人呢?
这就要从藏缅语系是怎么被人发现的开始说起。
大概在200年前,那时候欧洲人开始在全世界殖民,力量开始渗透入东南亚、南亚这一块,同时还和中国有了接触。这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汉语、藏语、缅甸语和现在印度东北部的一些小民族,甚至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区的数目众多的小民族,语言的基础词汇是一样的。
后来研究的人多了,大家渐渐形成一种共识:这些民族的语言,可能来自同一个源头,之后发生了分化,才形成这么多语言。这些语言综合起来,就成了语系,也就是汉藏语系。
这种语系的概念,在西方很盛行,甚至形成某种认同感。
比如说大家老觉得伊朗人亲欧美,就和这种语系的概念有关,因为伊朗人虽然信伊斯兰教,但他们的语言,可是标准的印欧语系的。印度人也有这个幻觉,虽然在欧美人眼里,印度就是个超级大粪坑,但印度人讲的语言,也属于印欧语系啊。
当然,这方面著名的例子还有火鸡国,他们搞的语系的概念,弄得西域有段时间鸡飞狗跳。
总而言之,西方人很重视这一点,至少是半个同族兄弟这么重要。
我们中国人呢,不少人知道,不过没有像西方人那样,升到什么高度,其实不太重视这事。但这些藏缅语族的小民族知道,而且他们被英国人殖民过,英语可比我们不要好得太多。
这就有了信息不对称。
有些藏缅语族的小民族,如果日子过得不顺心,就会拿中国来吓唬所在国家。其中尤其是那个著名的大粪坑印度,因为差,又在1962年被中国打过,心理阴影面积也大得很,它东北部的藏缅语族小民族又有好几十个,这些小民族就经常摆出一副“你再不待我好一点,我就投奔中国去了”的态度,来吓唬印度政府。
2019年1月印度东北部十几个城市,成千上万名学生上街,向印度政府施压,声称要投奔中国。中国很少有人知道这事。
印度人懂中文的也没几个,又受到西方这种思想的影响,经常被吓得要死。然后呢,觉得这背后肯定是中国的阴谋,恨我们恨得要死。
大家可能不知道,2019年在印度东北部,就有个运动“hello China,byebye India”,当地的藏缅语族小民族的活动分子,在赶集或者人多的地方,到处演讲要脱离印度,投奔中国,摆出一副好像和中国早就串通好了,预谋已久的样子。
席卷了好几个邦,弄得印度政府很紧张,又猜不透这帮家伙是什么来头,后来只好在经济上给他们一些好处,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也在印度社会中造成了中国在不断搞阴谋诡计,时时刻刻都在想把印度东北那二十几万平方公里吞了的感觉。
其实,我们和他们真的不熟。
很多中国人恐怕连他们的存在都不知道。
只能说中国确实强大了,连这种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跑来狐假虎威了。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最近这两天,美国和欧洲对我们猜疑很大,觉得缅甸军方的幕后黑手,肯定是我们,德国人都喊出要调查来了。
狐假虎威,伪装受到中国支持,也和他们善于左右横跳一样,是刻在藏缅语族的众多小民族的性格基因里的,缅甸军方一定不会放过这种传统老套路。
有这么一大对魔幻性格的“胞波”,我们将来的麻烦,大概不会少吧。而且只怕我们将来越来越强大,这类麻烦只怕会越来越多。这究竟算“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呢?还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呢?
哎,这也是小民族的生存智慧啊!

最新发现

相关资讯

攻略热榜

热门游戏

精彩专题

好游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