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弼为什么是清朝贵族最后的荣光?

说到良弼其实就是指的清朝时期的爱新觉罗.良弼了,但是他很多悲惨,话说他的死给清朝当时带来了非常大的打击了,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爱新觉罗.良弼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下面我们不防就着这些问题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

良弼为什么是清朝贵族最后的荣光?

公元1912年1月26日的晚上,同盟会京津保支部的杀手彭家珍来到了北京光明殿胡同的一所住宅门口,这时候从胡同口的驶来了一辆马车,一位身着清朝军服的男子刚从马车上下来,彭家珍立即扔出了手中的手榴弹把那名男子炸成重伤,而彭家珍也因为被弹片击中头部而牺牲。

那名被刺的男子就是号称清末满洲五虎的爱新觉罗·良弼,他一手创建了宗社党,良弼被彭家珍炸伤了双腿,在两天后就伤重去世,良弼之死给清政府的打击非常大,他去世后十余天,清廷便宣布退位。

良弼1877年出生于四川成都,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弟弟巴雅喇的八世孙,巴雅喇的儿子后来因为依附多尔衮而被消爵,直到嘉庆四年才被恢复宗室,重新赐予他们红带子。

在光绪二十五年的时候,良弼赴日留学,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从学校毕业后便回国为清廷效力,因为良弼性格刚正并且很有治军才能,和那些喜欢提笼遛鸟的八旗子弟截然不同,是满人中的骁楚,因此受到了清政府的重用,在官场生涯中一路节节高升。

辛亥革命爆发之后,良弼等皇亲国戚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并在1912年1月12日成立宗社党,以溥伟、载涛和铁良等贵族子弟以主要骨干,并推举良弼为宗社党领袖。

那些贵族子弟建立宗社党的主要目的就是对抗辛亥革命,他们反对南北议和和清帝逊位,是不折不扣的“保皇党”。

除此之外,良弼等人还主张主张罢黜袁世凯,并拉拢了一帮忠于清政府的士兵,让铁良担任总司令,力图与南方的革命军抗衡。

当时的宗社党成员确实给袁世凯的“逼宫”带来了很多阻力,他们坚持反对清帝逊位,并且对袁世凯带有深深的敌意,在一次商讨是否退位的御前会议中,宗社党骨干溥伟还发表了了:“臣等宁决死殉国,不服共和。”的过激言论,让当时清朝的实际掌权者隆裕太后很为难。

良弼因为从军多年,并且颇有才干,他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在清廷中,势力不在袁世凯之下,是当时唯一可以和袁世凯抗衡的贵族子弟,袁世凯对他也十分忌惮。

但是随着良弼被刺身亡,宗社党群龙无首,溥伟和铁良等人根本无法和袁世凯抗衡。

据说良弼在伤重去世之时还留下了一段感慨之言,他在临死前曾叹息道:“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

后来良弼临死前的预言果真实现了,在袁世凯的一步步“逼宫”下,良弼去世仅仅十余天后,清政府便颁发了退位诏书,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就这样结束了。

良弼为什么是清朝贵族最后的荣光?

扩展阅读:

良弼是清王朝的最后一匹良驹,人生结局却带着血色的悲凉

1912年1月26日,农历辛亥年腊月初八。是日深夜,北京红罗厂附近已进入梦乡的人们,被一声猛烈的爆炸声惊醒。爆炸发生在清宗社党领袖良弼宅第门前,掷出炸弹的革命党人彭家珍当场牺牲。良弼被炸断左腿,抢救两日后于29日去世。那么宗社党是个什么组织呢?良弼是谁?

清宗社党就是良弼与溥伟、铁良等人在1912年1月12日组织“君主立宪维持会”,主要由由清室贵族组成,俗称“宗社党”。他们的目的是反对南北议和与清帝逊位,想挽大厦于将倾。同盟会杀手彭家珍炸死良弼后,在京满族权贵惶恐不安,2月12日,清宣统帝宣布逊位,宗社党遂告解散。

良弼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幼弟贝勒巴雅喇八世孙。祖上原系宗室,顺治年间七世祖巩阿岱(贝子拜音图之弟)以附睿亲王多尔衮故,被削爵、幽禁、黜宗室,直到嘉庆四年始命复宗籍,赐红带子。早年丧父,与母亲杭阿坦氏相依为命,从小接受正统的忠孝伦尚教育,侍母极孝。

良弼22岁留学日本,入士官学校步兵科。毕业回国后,入练兵处,旋充陆军部军学司监督副使升司长。禁卫军成立,任第一协统领兼镶白旗都统。以知兵自诩,他参与清廷改军制,练新军,立军学,尤注意延揽军事人才,与铁良等被称为清季干将。被称为清王朝的最后一匹良驹。

清朝末年,革命风起云涌之时,良弼竭力宣传、推动君主立宪。在1911年3月,广州将军孚琦被革命党人温生才炸死时,良弼忧心忡忡地说:“长此不变,祸在眉睫。”提出要释放被关押的革命党人,开国会,尽快实行君主立宪等,以消弭革命风潮。

良弼为什么是清朝贵族最后的荣光?

时间不等人啊,1911年10月武昌起义就爆发了,良弼既反对起用袁世凯,又反对革命,冀图“以立宪弥革命,图救大局”;十一月,袁世凯进京出任内阁总理大臣,调冯国璋任禁卫军统制,良弼被夺去统领禁卫军实权;十二月,授军谘府军谘使,兼镶白旗汉军副都统。次年初,又联络一帮贵族组织君主立宪维持会,十几天以后就遇刺了,因为革命党认为良弼成了革命道路上的拦路石了,遂被选为暗杀目标。

金梁《光宣小记》对良弼给予这样的评价,“权贵皆畏葸无远志,君以一身撑拄其间”。然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良弼死后,“亲贵丧胆,逊位议定。呜呼,君其瞑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